福彩河北排列7 - 历史小说 - 明末达人秀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 祸不单行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时间:第五百零六章 祸不单行

        听到英俄尔岱的这一番话,皇太极和代善都是眼前一亮,眸子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虽未立即表态,但从内心深处,却已经十分认同这个提议。

        毫无疑问,在这次议和之中,后金倍受屈辱,接受了种种的苛刻条件,而大明占尽了便宜,后金要是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崇祯没有理由不答应。

        毕竟,对于如今的明军而言,那些兵器已经是作用不大,几乎是鸡肋般的存在,即便是后金军得到,也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和威胁,而后金交出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虽不能说全部都很重要,但其中大部分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最起码是在后金。

        一下子损失这么多人,无疑将会重创后金的官场,已经影响到汉人军队的战斗力,而这,正是大明最想看到的一种结果,并且,可以从中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崇祯不可能不会算这笔账。

        何况,那批兵器,后金也不是白要的,而是花真金白银地去购买!

        而且,最为重要,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虽未明言,但所有人都知道,作为第三方,大明巴不得后金与林丹汗打得难解难分,打得个你死我活。

        因此,从崇祯最近两年的表现,精明的他,不可能不会答应。

        看着英俄尔岱离去的背影,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代善面露不解之色,转而看向了皇太极,询问道“大汗,我真是有一些不明白,既然明军进犯建州,并没有进一步用兵的意思,只是局限于边境的那三十里之内,你又何必这么着急的促成和谈呢?”

        皇太极很是意外,没曾想到,经过之前的种种交谈,说出那么多的原因,代善还会问出这样近乎于毫无意义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甚至有一些愚蠢,张口就欲说些什么,却被代善给打断了。

        “当然,不可否的是,自辽东失去之后,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后金大量征招百姓,扩充兵力,使得兵器大量欠缺,但还不至于这么的迫切,撑上一段时间,还不是不能?!?

        “既然明军没有进一步进犯的意思,咱们完全可以尽可能地拖延时间,让库尔缠他们在大明周旋,赢得更多的时间,只要解决了林丹汗,将其打得大败,咱们不一定非要交出那些文官武将,最起码,可以少交出一部分人?!?

        “而且,阿敏和莽古尔泰他们虽然脾气暴躁,性格强势,颇具野心,但他们不可能没有一丁点的大局意识,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女真族败亡,只要再联合那些蒙古的盟友,完全可以给林丹汗予重创,数年之内,缓不过劲来?!?

        皇太极张了张嘴,将所有的话语都给咽了回去,在这一瞬间,他明白了代善的意思,无非是,在与大明议和的这么一个空档期间,集中后金的全部实力,再联合蒙古的那些盟友部落,以绝对的优势兵力,以雷霆万钧之势,击溃林丹汗,使其元气大伤。

        “二哥,你还是想得太过简单了,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皇太极叹息了一句,满脸的复杂之色,更多的还是无奈,深深地感觉无力,代善还想要争辩什么,却被他给摆手打断了。

        “二哥,先不说阿敏和莽古尔泰他们怎么样,即便是他们真心辅佐,协助我击溃林丹汗,但那些蒙古的部落盟友呢?他们真的会,完全和后金绑在同一驾战车之上,背水一战?”

        “莫要忘了,去年之时,如果那些盟友真得可靠,能够联合在一起,和咱们一条线,又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林丹汗?林丹汗又怎么可能会死灰复燃,甚至于还威胁到了咱们后金的生死存亡?”

        这一刻,代善被反驳的哑口无言,默然了,有心想要说些什么,掩饰心中的尴尬,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毫无疑问,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不仅适用于汉人,也适用于其他的种族,所谓的联盟,要么是实力相近,共同抵御强国;要么就是被强国以强势之资,拉拢在一起。

        无疑,后金与蒙古的部分部落的联盟,就是属于最后一种。

        即便是有着盟约,即便是有着姻亲关系,即便是有着歃血为盟的盟誓,但在大难来临之时,也只能是各自飞,没有落井下石,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尽管后金的这棵大树还没有倒,但也是处于狂风暴雨之中,摇摇欲坠。

        这个时候,皇太极的话语一顿,神色愈的复杂,看着代善的目光,愈的深邃,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暗暗一咬牙,随着他的长叹一声,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而且,二哥,就算是全都按照你说得,那些蒙古的部落盟友可靠,愿意和咱们同舟共济,莽古尔泰他们也愿意和咱们一致对外,但你可能还不知道,西海女真和东海女真,他们组成的八旗军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想要犯上作乱,独立出去?!?

        刹那间,代善的神色为之大变,有一些惨然起来,满脸的震惊之色,难以相信地嘴唇都在哆嗦,颤声问道“这怎么可能?”

        刚一说出口,代善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反应有一些大了,略微平复了一下波澜起伏的心绪,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进而又补充道“早在父汗再世之时,创建后金之前,父汗东征西讨整个东北地区,在万历二十七年到万历四十三年,就已经相继将其灭了,并组建了最初的八旗?!?

        “这都已经过去十多年来,女真各族,已经渐渐接受咱们爱新觉罗氏的统治地位,八旗制度也已经十分的稳定,现在又怎么冒出了什么西海女真和东海女真?”

        似乎是还是难以接受,不相信这是真得,说话之间,代善连连直摇头,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二哥~这是真得~”

        显然,皇太极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看似是在回答代善,又何尝不是在提醒自己,让自己面对现实,如今的后金,可谓是非常的威胁。

        祸不单行,不外如此。

        。

福彩河北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