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河北排列7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_第2888章 人性次
    卜玉冰听得忍俊不禁,嘴角现出一个浅浅的酒窝,又很快消失,美目含嗔的横他一眼,道:“不要跟我讨价还价,总之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在花花羊城玩了好几天,回来还不该干点活儿???正好我明天要加班,你就跟我一起加班吧?!?br />
    李睿奇道:“你加班干什么?”

    卜玉冰没好气的说:“你管我干什么,反正你要稳稳当当的把这件事尽快给我解决掉,我不希望再看到有里青镇的村民上仿告状?!?br />
    李睿皱眉道:“我加班倒是没问题,但是和这个事件有关的干部人员明天不上班,我上哪去了解情况???”

    “那我不管!”卜玉冰挑起娥眉,似笑非笑的觑着他,要看他的笑话。

    李睿好气又好笑,问道:“那你管什么?”

    “我只管结果?!?br />
    李睿故作悻悻状,叹了口气,道:“好吧,你大过我,我只能听着?!?br />
    卜玉冰得意一笑,挥手要让他走,却又想到什么,问道:“对了,你这趟招商之旅有什么成绩没有???”

    李睿又叹口气,摇头道:“没有,差不多是空手而归?!?br />
    卜玉冰十分好奇,蹙眉问道:“什么叫差不多空手而归?”

    李睿道:“好吧,就算是空手而归吧?!?br />
    卜玉冰扁扁嘴,似乎在嫌弃他的措辞,却没有出言嘲讽,反而安慰他道:“双河县招商环境较为恶劣,没有投资商看中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你不用太往心里去……”顿了顿又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每天点点卯上上班,以你的背景,也不愁没有进步?!?br />
    李睿反问道:“好歹也是坐在这个位子上,谁不想做出一番成绩脸上有光呢,那样获得进步不是心安理得吗?你不是也没有每天混日子吗?”

    卜玉冰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低落,语气落寞的道:“我是没有混日子,可也没做出什么成绩?!?br />
    这下轮到李睿安慰她了:“你才履职没多久,没有成绩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要你能找到力点,相信很快就能做出成绩?!?br />
    卜玉冰幽幽一叹,说:“可我还没找到力点啊,不,是找不到力点?!?br />
    李睿想了想,道:“其实以双河的情况,想要展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慢车道,扶贫;另外一条是快车道,招商,也就是现在我主抓的两块内容,因此你其实可以和我一起抓这两块,只要这两块做出成绩,县里社会经济自然而然就获得快展了,你还愁没有成绩吗?”

    卜玉冰深以为然,缓缓颔,但忽的脸色一变,站起身来,目光幽怨而又恼恨的瞪着他,嗔道:“李睿你什么意思???你也说了这两块是你主抓的,却还要我跟你一起抓,那你意思就是让我辅佐协助你啦?那到底你是县长还是我是县长???”

    李睿呵呵笑起来,道:“凭咱俩的关系,谁是正的谁是副的又有什么所谓?”

    卜玉冰俏脸一

    红,斥道:“去你的,少给我胡说,什么叫‘凭咱俩的关系’?咱俩有什么关系?顶多……顶多有点交情?!?br />
    李睿见她脸孔红润,娇羞动人,虽不如青春少女的天真可爱,却多了几分成孰女人的妩媚多情,不由得心头一荡,却也不好再跟她调笑下去,道:“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br />
    卜玉冰脸色一整,道:“还有件事,不过跟你没多大关系,市里新书记到了,是个女书记,叫吴楠,原先是东州的市长,你应该听说过吧?”

    李睿心道我何止是听说过?点头道:“这件事我五一假期在省城就听说了,她来得挺快的……”

    卜玉冰不等他说完,忽然打断他的话:“你五一假期就听说了?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睿道:“我以为你也会知道呢,而且这也不算什么重要事情吧?”

    卜玉冰白他一眼,没好气的连连摆手道:“走走走,少烦我,我要忙了?!?br />
    李睿笑道:“都要下班了,你还忙什么?收拾收拾下班吧,晚上一起吃饭?”

    卜玉冰脸孔又是莫名其妙的一红,斜眼瞪着他道:“吃吃吃,就知道吃,要吃自己去吃,少扯着我,我可不是吃货?!?br />
    李睿哂笑道:“我好心好意请你吃饭,你不答应就算了,还骂我吃货,唉,真是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

    卜玉冰坐回椅子上,垂下头不再理他,嘴角边却噙着一丝笑意。

    离开县长办公室,李??戳丝词奔?,也差不多下班了,正要就此赶去招待所,却忽然想到刚才卜玉冰分派下来的任务,略一思忖,径自赶奔“大秘”马玉明的办公室。

    “玉明,马上联系农业局,让局里派一个农作物种植方面的专业技术人员,明天早上八点跟我去下乡!”

    见到马玉明,李睿没有寒暄,开门见山表明了来意。

    马玉明微微愣怔,确认道:“明天是周六?”

    李睿点头道:“我知道,不过里青镇出事了,必须尽快解决,因此周末也要出动,你陪我一起过去?!?br />
    马玉明开始以为他是刚从羊城回到青阳,分不清日子了,所以才特意确认一下,现在确认完毕,也就没有了疑义,道:“好,我马上给农业局去电话?!?br />
    李睿犹豫着要不要再让环保局出人,一起去里青镇现场检查受害庄稼,又担心环保局吃受了那家砖厂的好处,会偏帮砖厂,再在现场和农业局的技术人员吵起来,那就不好了,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与马玉明约好明天出时间后,李睿直接下班,步行回往招待所,还没出政府大院呢,就接到了方芷彤从青阳打过来的电话,方芷彤以为他还在市区,想晚上请他吃饭。

    李睿今晚已经回不了市区,估摸着明晚差不多,便将吃饭时间约到了明天晚上。

    回到招待所院里,李睿忽然现大堂经理夏燕和一个干部模样的男子正站在通往后

    院餐厅的通道旁说话,那男子脸色有些愤慨,夏燕表情也是遗憾无奈。

    他看到夏燕的同时,夏燕也看到了他,和那男干部快道别,举步迎上李睿,笑道:“李县长,好几天不见你了?!?br />
    李睿笑着说:“去广州招商来着,四天没在家……你们刚才这是说什么事呢?看你表情不太好看,是不是遇上事了?”

    夏燕嘿然叹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出个份子,不过这份子让人觉得挺别扭的?!?br />
    李睿奇道:“出份子不都是喜事嘛,应该让人高兴啊,怎么还让你别扭上了?”

    “别提了……”,夏燕见他似乎对这事感兴趣,就讲了出来,“纪委办主任孙长宝的儿子订婚,他把县直机关里凡是认识的人都邀请到了,不管有交情没交情的,只要认识,哪怕是点头之交,他都打电话邀请了。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位是政府区划办的副主任,我和他跟孙长宝都没交情,都只是在场合上认识,点头的交情而已,孙长宝居然也都请到我们了。你说我们不去吧,人家请了,不去不合适;去吧,又没什么交情,还得随最低三百的份子,搁谁心里谁不别扭???”

    李睿越不解,道:“县里干部家中的红白喜事,现在是不是都流行这么干???之前扶贫办下马的主任常英杰也是这么干的,也因此被人告,如今锒铛入狱,前有常英杰的前车之鉴,后面孙长宝还敢这么干?”

    夏燕摇头道;“不都这样干,只有人性次的才这么干。孙长宝和常英杰一样,都是觉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所以就借着眼下还在位,找各种敛财的机会捞钱。不过孙长宝连我们这种点头之交都邀请到了还不是最可恶的……”

    李睿问道:“最可恶的是什么?”

    夏燕苦笑道:“最可恶的是,他儿子这不是第一次订婚,他儿子去年十一国庆节已经订了一次婚了,当时就已经把我们这些人都邀请了一遍,我们已经出过一次份子了,本来说的是今年五一结婚,谁想到他儿子和对象吹了,婚没结成,然后他儿子又交了个对象,认识没几天就又要订婚,孙长宝就又打电话邀请我们?!?br />
    李睿听到这已经义愤填膺,怒道:“居然还有这么干的?他孙长宝居然能贪婪无耻到这种地步?”

    从古至今,逢婚嫁喜事,人们一般都会宴请亲朋好友,亲戚就不用说了,这是必然的来往走动,请朋友过来出席喜事,所图倒并非是那点份子钱,图的是人多热闹吉祥,退一万步说,就算有人真正图谋朋友送上的份子钱,可等后面朋友家办喜事了,份子钱也会照样还回去,也谈不上赚便宜??上袼锍けφ庋?,儿子第一次订婚,邀请夏燕这样没有交情的所谓朋友还可以理解,毕竟夏燕孩子以后订婚,也能照样邀请他,让他把份子钱还回来,可儿子第二次订婚,还再次邀请,这就有点太过分了,这几乎摆明了目的,“我就是要你来掏份子钱”,这不明摆着欺负老实人吗?哪有这么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