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05-29
  • 江苏破获偷排危化品船舶洗舱水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 2019-05-25
  •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管洪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5-14
  • 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5-14
  • “纳米比亚,我又回来了” 端午佳节记者连线中国第12批援纳医疗队 2019-05-07
  • 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旅游频道 2019-05-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5
  • 久久为功,扎实推进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 2019-04-2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04-1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2019-04-11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4-07
  • 行李箱遗落出租车被陌生乘客误拿 幸得“的哥”追踪找回 2019-04-07
  • 第十届中国国际公益慈善论坛 2019-03-26
  • 西藏拉萨两年4.38万人脱贫 2019-03-26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3-20
  • 福彩河北排列7 - 都市小说 - 鲜妻如狐帝少如虎在线阅读 - 166:鬼打墙

    七乐彩开奖结果:166:鬼打墙

    书迷正在阅读:万古神帝、造化之王、太初、飞剑问道、武炼巅峰、圣墟、汉乡、无上崛起、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
            萧氏今天真的是打算大闹天宫。

            从一个星期以前她就一直和封伯森拧着——每天都和封柏森吵架,每次吵架必定要哭,并且一定要提到往事!

            那往事就是封柏森当年借着酒意,强行玷污了她。

            封柏森本不想理——这往事她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回了,更何况过去了数十年,两人的孩子和孙子都这么大了,她一再的提起,犹如唐僧念经一样,有意思吗?

            可萧氏每次都会说一句话:“你当年把我当成小瑜强行奸污了也就算了,我还帮你养了一个不是我生的儿子,你说我伟不伟大,光不光荣?”

            提起这件事,封伯森难免咬牙切齿:“萧氏,适可而止!”

            “什么叫适可而止?”萧氏不会因为他的警告而有所收敛,反而会变本加厉的叫道:“你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偷生孩子,我不但要帮你掩藏丑事,我还要帮你养大孩子,怎么这件事只许你做,不许我说吗?”

            封伯森只得叫她闭嘴,然后说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我当年就跟你解释过,你当年也答应过不再提及此事,为什么现在一在再而三的提起?你是真的想死吗?”

            “我不想死!”萧氏桀骜不驯:“可是我活着你不把我当人,周围的人也不尊敬我这个老将军夫人,我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所以我还不如死了算了,但是在死前我要拉个垫背的,我必须告诉你那个不是我生的儿子,我不是他亲妈,他亲妈另有其人,而且还是……”

            “够了萧雨虹!”封伯森不得不喝止她,很气愤地说道:“你真是越老越糊涂,越来越拎不清了!这件事我说过不许再提,你不就是想为你娘家人谋点福利吗?用得着一再拿孩子的事情来消费?”

            “谁拿他消费了?我辛辛苦苦养大他,难道连这点回报都没有吗?”萧氏气势弱了些,却诡辩:“我不是他亲妈,我凭什么养大他?他要知道孝顺就该这么报答我!”

            封伯森被她气得心力交瘁,于是不耐烦的一挥手:“行了,你无非就是因为封雍不听你的命令,所以在这里闹得大家鸡犬不宁,你去把他叫回来吧,看看把他叫回来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且拭目以待!”

            老爷子的火气也上来了,随后拂袖而去。

            这结果只能说差强人意,但萧氏没什么好抱怨的——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在这个家里,如果没有老爷子的支持,她做什么都行不通。

            嫁进封家,她察言观色,很快学会了一招:扯着虎皮做大旗!可仅此一招就让她受益匪浅!

            ……

            先不说封老太太的自鸣得意,来说说快了到瑜园的封雍和黎忘忧。

            车里一直放着很舒缓的音乐,这是封雍挑的曲子,能助人睡眠,于是黎忘忧就在他怀里睡得很熟。

            之前,宫梓羽不小心接了个电话,封雍嫌吵,让她和司机老马把手机都关了。

            他自己和黎忘忧的手机早调成了静音。

            宫梓羽一路上忐忑难安——都没法联系呀,万一老太太和她姑妈给她打电话来怎么办?

            老马也指望不上!

            就这样一路上愁肠百结,眼看瑜园在望,她也大喜过望,心说总算可以脱离这种让人焦灼难安的状态了。

            不料,都能看到远处瑜园里星星点点的灯火,封雍突然轻声吩咐老马:“再绕路转转,找清静一点的道?!?

            老马愣了一愣,马上说:“好?!?

            宫梓羽都懵了,立刻转过头来:“为什么?瑜园都快到了??!”

            封雍的大手及时护上了黎忘忧的耳朵,冷冷地瞪着她,眼底的责备意味浓厚。

            宫梓羽只好把头缩了回来,低声说:“对不起?!?

            就这样过了一个小时,宫梓羽自己都快睡着了,可封雍还没有一点叫老马调头的意思。

            她忍不住了,催:“哥,我们快回去吧!老太太都等急了?!?

            封雍却不慌不忙,淡淡地说:“急什么?路上遇到堵车了?!?

            堵……堵什么车?!宫梓羽很无语,只好再等。

            又过了半个小时,黎忘忧犹在酣睡,一点苏醒的迹象也没有,宫梓羽只好再催:“哥,我们……”

            “闭嘴,哪那么多话?你要是累了,你自己也睡一觉?!狈庥呵嵘瘸馑?。

            宫梓羽委屈的不行,却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老马尽忠职守,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只找好的路况来开。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宫梓羽迷迷瞪瞪地醒来,悚然一惊,立刻去看自己的女表。

            起初以为自己没有看清楚,揉揉眼睛继续看,tmd!都凌晨两点多了!

            她整个人快了崩溃,揉着脸哭丧着表情回头看封雍,一个半小时多的路程,他们整整走了六个小时还没到!

            这是要闹鬼了么?

            封雍这才吩咐老马往回开。

            宫梓羽松了一口气,虽然回去注定要挨骂,但好歹快把人接回去了,可以少挨点骂。

            她提心吊胆的问封雍:“我现在可以开手机了吗?”不然老太太和瑜园的人还以为他们失踪了。

            “开吧,就说遇上了鬼打墙?!?

            宫梓羽:“……”

            老马:“……”

            “什么鬼打墙?”这时,黎忘忧从封雍的怀里醒过来。

            封雍立刻看向她:“你醒了?”

            黎忘忧打了一个哈欠,人懒懒地靠在他的胸前,不是太清醒地说:“睡的好舒服??!”

            “那你不继续睡?”封雍轻笑,动作小心地替她把滑到脸颊上的头发拢到她的脑后。

            黎忘忧揉了揉眼睛和脸,凑到他的耳边,说了一句很羞耻的话:“要尿尿了,被尿憋醒的?!?

            封雍忍俊不禁,咬着殷红的下唇,几乎笑出声,憋的耳根都泛红了,才对前面的老马说:“找家酒店停一下,环境好一点的?!?

            宫梓羽一听,还要上酒店??!都急了——她的手机一开机,上面满屏幕的未接来电和微信信息,各种的消息,都快把她的手机挤爆了!

            老马的情况恐怕不会比她好多少,他们两个今天都有责任。

            至于封雍和黎忘忧的手机,上面也肯定有很多消息,只是他一路上泰然自若,都没有怎么表示过。

            她很想叫他们就在车上解决,可回头一看,今天开的不是房车出来的,车上没有厕所——失策!

            关键是,她也想上厕所了……

            5555,泪目……

            ……

            再说封老夫人那一头。

            老太太起初很有耐心的等着,旁边是大儿媳妇相陪,还有三儿媳妇也带着一对双胞胎在边上看动画片和说话。

            可谁知左等右等不来,等的两个小崽崽都困了,封雍等人还姗姗未来。

            实在等的煎熬,封老夫人指示大儿媳妇:“赶紧给他们打打电话,看看是怎么一回事,这都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怎么影儿也没有?”

            宫妙妙很温顺的拨起了宫梓羽的手机,被告知对方关机,她不信邪,接着给老马打,谁知同样是系统冷冰冰的声音。

            一个两个都关机,这事不妥??!她没告诉封老夫人,自己又打封雍的手机,想问问他,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可封雍更邪门,他的电话打的通,却无人接听。

            她也很机智,当下翻出黎忘忧的电话号码,拨给黎忘忧,然而,结果没什么区别……

            宫妙妙很丧气,只好对老夫人说:“妈,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们的电话要么打不通,要么打通了没人接,总之现在我联系不上他们?!?

            “就你最没用?!毕羰舷肮咝缘穆盍怂痪?,又叫三儿媳妇打——她自己反正是不做恶人的,省得封雍总说她催他,再不就说她既然病了,为什么老打他的电话,是不是压根没病,装病……

            三儿媳妇看了大嫂一眼,心里很同情,但也只好拿起电话照办。

            不过封雍等人的手机并没有看在她是封家的三夫人而给她丝毫的面子,她的待遇和宫妙妙一样。

            萧氏这才急了,忙派人出瑜园去寻找和打电话联系其他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和封雍他们联系。

            就这样,众人忙活了大半夜,累的萧氏都倒头睡了一觉,仍然没有他们的消息。

            所幸,不断在拨打宫梓羽手机的宫妙妙终于拨通了侄女的手机,当下惊喜地问道:“梓羽,怎么一回事?怎么你们的手机都打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宫梓羽哭丧着脸,真的快哭了:“姑妈,我们……我们遇到鬼打墙了!”

            宫妙妙倒:“……”

            ……

            几个人从一家豪华酒店里出来,上了车,黎忘忧一边替封雍整理着胸前的领带,一边很纳闷地问他:“我们今天真的碰到鬼打墙了?”

            她睡在他胸前,好像把他的领带睡的有点小褶皱,刚才在酒店没有看见,要不然还可以熨一下。

            封雍垂眸睨着她认真娇俏的模样,双眼幽幽深深,眸里闪着一些让人看不懂的光芒。

            他抬手顺着她肩后滑溜溜的青丝,噙着一丝笑说:“当然,不信你问老马,他开了大半夜的车,我们来来回回就在这条路上转,楞是没办法冲破迷障,走哪都有什么东西挡着?!?

            “报警都没有用吗?”

            “电话都打不出去?!?

            宫梓羽在前面翻白眼,编,你继续编,编得可真像!现代社会,你也不怕宣扬迷信被人用乱棍打死!

            黎忘忧这时对老马说:“老马,辛苦你了,遇上鬼打墙很害怕吧?下次你遇上这样的事,一定要叫我!”

            老马连忙点头,说,黎小姐,别客气,应该的。

            宫梓羽:“……”??诓欢月碜斓幕卮?。

            封雍微笑着岔开话题:“你喝点水吗?”他拿出自己的保温杯,给她倒了一小杯热水:“喝点水润润喉,慢慢喝?!?

            黎忘忧捧着水杯,很幸福的喝着,又对他说:“把你的手臂枕麻了吧?腿有没有麻?下次我再睡得这样沉,你应该叫醒我的?!?

            “不麻?!狈庥汉茏匀坏亟庸春韧甑乃?,把剩下的水自己喝了,然后旋紧了保温杯,再次抬手把她拥进怀里,轻抚着她的脸蛋:“你才90多斤,又不重,而且这次去国外,好像又瘦了几斤,这点重量多长时间我都能负担得了?!?

            “谁说的,我104斤了?!崩柰巧酚薪槭碌胤床?。

            封雍:“……”

            宫梓羽实在忍不住了,在前面“吃吃”笑了起来。

            ……

            瑜园。

            熬了半宿的宫妙妙站在婆婆面前,没什么表情:“说是遇到鬼打墙了,他们一会儿就到,说不定已经到了瑜园的大门口?!?

            “喔哟,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是啊,他们就那么巧?!?

            “现在这个社会,已经很少听说有人会遇上这种事了?!毕羰狭踩チ成系木戎?,换上正常的表情:“我一辈子都没遇上过什么鬼打墙?!?

            “他们几个的命可能不一样?!惫蠲钚ψ潘?。

            萧氏叹了一口气:“算了,只要他们没事就好,鬼打墙就鬼打墙吧?!?

            正说着,瑜园的管家带着人进来报告:“少爷的车子已经开进来了,老夫人你快准备准备,少爷马上就到了?!?

            萧氏立刻坐到客厅沙发的上首,七八十岁的老人,姿态端的正正的,腰脊挺得直直的,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不见一丝白发。

            宫妙妙暗中掩口打哈欠,老太太睡了一觉,他们几个可是眼都没有眯一下的,奉陪熬到现在。

            谁知,封雍进了门之后,便一脸疲倦之色地说:“奶奶,都这么晚了,我们被鬼打墙折磨了半夜,实在是累坏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我们要住下的房间收拾好了没有?我和忧忧要休息了?!?

            萧氏:“……”

            宫妙妙拿起包包就走,满脸堆笑地对侄儿说:“走,我带你去你们的房间,早派人收拾好了?!彼璧?,终于能下班了!

            ……

            黎忘忧在房间里东摸摸,西看看。

            她和封老太太一样,都睡了一觉,劲儿足足的。

            封雍躺在舒适豪华的大床上,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老婆,上来睡觉?!?

            黎忘忧过去,趴在床边,凑到他唇上亲了一口,用手遮住他的眼睛,低声说:“封先生,你很累了,需要休息,我刚睡了一觉,精神头好着了,你让我在房间里看一看?!?

            她的小手又柔又软,掌心温热,盖在眼睛上特别舒服。

            而且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女孩子特有的奶香味,他很喜欢闻,简直是嗜闻!不知不觉,宛若受到催眠一般,他合上的眼睛,发出了均匀的呼吸。

            黎忘忧敛目看了他片刻,头一低,在他的眼皮上落下轻轻一吻。

            随后,她起身离开床边,慢慢朝窗口走去。每一步都轻若无声,直到推开有些古老的雕花木窗,她眼里的冷凝才渐渐释放出来,投向了外面苍茫的夜色。

            ------题外话------

            封老爷子有三个儿子,也不知道哪一个不是老太太亲生的?(^-^)v有知道的,请告诉我哈,有奖!o(∩_∩)o哈哈~

            还有苦命的宫梓羽,2333……

            说到鬼打墙,我们这里有人真碰到过,一个人下夜班,回家的时候,在路上转悠了一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福彩河北排列7
  •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05-29
  • 江苏破获偷排危化品船舶洗舱水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 2019-05-25
  •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管洪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5-14
  • 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5-14
  • “纳米比亚,我又回来了” 端午佳节记者连线中国第12批援纳医疗队 2019-05-07
  • 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旅游频道 2019-05-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5
  • 久久为功,扎实推进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 2019-04-2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04-1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2019-04-11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4-07
  • 行李箱遗落出租车被陌生乘客误拿 幸得“的哥”追踪找回 2019-04-07
  • 第十届中国国际公益慈善论坛 2019-03-26
  • 西藏拉萨两年4.38万人脱贫 2019-03-26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