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05-29
  • 江苏破获偷排危化品船舶洗舱水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 2019-05-25
  •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管洪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5-14
  • 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5-14
  • “纳米比亚,我又回来了” 端午佳节记者连线中国第12批援纳医疗队 2019-05-07
  • 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旅游频道 2019-05-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5
  • 久久为功,扎实推进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 2019-04-2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04-1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2019-04-11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4-07
  • 行李箱遗落出租车被陌生乘客误拿 幸得“的哥”追踪找回 2019-04-07
  • 第十届中国国际公益慈善论坛 2019-03-26
  • 西藏拉萨两年4.38万人脱贫 2019-03-26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3-20
  • 福彩河北排列7 - 都市小说 - 鲜妻如狐帝少如虎在线阅读 - 196:三秒钟送她去见阎王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196:三秒钟送她去见阎王

    书迷正在阅读:万古神帝、造化之王、太初、飞剑问道、武炼巅峰、圣墟、汉乡、无上崛起、凡人修仙之仙界篇、三寸人间
            黎忘忧在慢慢靠近石道,封雍跟在她的身后,牵着她的一只手。

            他们和程千烨寻程贝贝不着,于是分开行动,程千烨往另一个方向寻去,封雍不肯和她分开,便与她往这边寻来。

            季绍楠的声音正好落入他俩的耳中:“谣谣是你抓来的?”

            黎忘忧回头看了封雍一眼,很显然这里不止季绍楠一个人,而且还牵涉到楚醉谣。

            看来,楚醉谣也在这里。

            接着是叶致远的声音。

            他似乎很轻蔑,语带冷笑:“我会有那么多闲工夫去抓她?况且她又不值什么钱,我抓住你就够了?!?

            看样子,叶致远要抓季绍楠。

            两人贴着石壁,静静的听,这里正好是一个90度的转角,也是一条过道,季绍楠除非回过头来,并且再往后退几步,这才有可能发现他们俩。

            只听季绍楠问:“如果你没有抓谣谣,谣谣怎么会在这里?叶致远,你把她怎么样了?”

            黎忘忧眯了眯眸,她来这里找封雍,带着程贝贝几乎找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发现楚醉谣的人影。

            这丫的难道也跟封雍一样,有什么另外的捷径和通道不成?

            她看着封雍,把嘴凑到他的耳边:“你是怎么来这里的?我怎么到处没发现你的人,而且也没有看到你的车?”

            封雍也学着她,很小声很小声地在她耳边回:“攀岩上来的,以前在这里做过训练,知道怎么可以快速的上山,车子我早让映伟他们开走了?!?

            他那时候想突然袭击季绍楠,于是抄了近道,让下属帮自己把车子开走,然后从后山的小道一边攀爬一边上山,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那条小路很不好走,十分的危险,一般人不敢走那条道。

            黎忘忧瞪了他一眼,这男人真是讨厌,有时候就爱做些莫名其妙的事,而且让你没法想象这些事情是他做出来的。

            “还做过训练???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彼皆谒?。

            封雍微微勾唇,但笑不语,只把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放在手心里爱怜地团了团,示意她听季绍楠和叶致远的谈话。

            叶致远正好在反驳季绍楠:“你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没有抓楚醉谣,我又会把她怎么样?楚醉谣的心计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季少爷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似乎在嘲弄季绍楠。

            黎忘忧深以为然,不住地点头——她和叶致远的观点不谋而合,楚醉谣那货就是外表披着羊皮,然则她的内心却坏透了!诸多的算计与小九九打的biangbiang响,而用都是为她自己。

            季绍楠沉默不语,不知道他是赞同叶致远的观点,还是另有意见保留。

            不过叶致远倒是畅所欲言:“季绍楠,不怕实话告诉你,楚醉谣她并非是从我的别墅进入,然后才能到这里!我的别墅里安装着最先进的监控系统,有没有人从我的别墅里潜伏或进入,我即使是在外地工作,我也会知道的很清楚?!?

            “除非,楚醉谣有你季大少爷的本事,能够躲开我别墅里的监控设备,并知道避开那些暗地里隐藏着的摄像头,那她才有可能悄悄的潜入别墅,而不被我发现的可能?!?

            “但是,显而易见,楚醉谣就是个普通人,她没有受过什么最基本的训练,根本无法与你季少爷和杜威相比,所以,她若是要从我的这间别墅进来,几乎没有不被我发现的可能?!?

            季绍楠沉默了几秒:“你的意思是,谣谣她有另外的通道?”

            “这话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不过我想应该是这样,要不然你等会亲自去问问楚醉谣,看看她是怎么到这个地下层的?这里一般人来不了,没有两把刷子,光打开进入地下层的那道沉重的石门都挺费劲,你自己亲自试过了,难道你还不明白楚醉谣有几斤几两?”

            叶致远的话可谓让人醍醐灌顶,就连黎忘忧这个不明白季绍楠和楚醉谣之间有什么内幕的人,都品出了很多不一样的滋味。

            季绍楠长长久久的沉默,但是他最后还是说:“叶致远,让我过去,看看谣谣怎么了,我不想和你动手弄的很难看。再说那后面是一间石室,你心爱的女人也在那里,你就不怕她出了什么事?或者谣谣把她怎么样了吗?”

            黎忘忧没有被封雍牵住的另外一只手去抠石壁,被叶致远藏在别墅地下室的那个女人也在这里。

            封雍正要控制她的那只手,让她不要弄伤了指甲,可就在这时,赫然传来楚醉谣的一声娇喝:“表哥,不用怕他,他心爱的女人已经被我抓住了,你叫他把枪放下!”

            叶致远带了枪?!

            黎忘忧与封雍对看一眼,同一时间,黎忘忧满面生寒,连眼神都变得凛冽寒冷起来。

            她慢慢挪出石壁,耳听叶致远冷冷地说:“楚醉谣,好狗胆,露出你的真面目来了吗?”

            楚醉谣的声音也很冷:“姓叶的,放下你的枪!不许你指着我表哥,我警告你,我手中可是有一把最锋利的匕首,这把匕首杀人不见血,尖利到你无法想象!你若再不放下你手中的枪,我便一刀扎向你的女人的胸膛,三秒钟送她去见阎王!”

            “谣谣,别轻易动刀!”那边季绍楠在劝:“放下,危险?!?

            “表哥,你别为这种人说好话,他都拿枪指着你了?!?

            季绍楠待再劝,叶致远却“呵呵”两声:“楚醉谣,刚才你还软趴趴的在喊人救你命,叫得那个可怜兮兮,还真以为被人抓住的是你,可是眨眼你就颠覆了我们对你的印象!只是楚醉谣,你明白一件事吗?这个世界不会永远围绕着你转!而且我这一辈子,最讨厌有人拿我心爱的女人来做威胁!”

            他的嗓音寒气沁人,宛如无常在催命:“那对我来说,这简直不可原谅!也不可饶??!”

            话落,他“叭叭”两枪。

            “啊——!”楚醉谣发出了几道凄厉的惨叫,“哐当”一声,似乎是她手中的匕首着地。

            “叶致远,你他妈的竟然敢开枪?叶致远,你他妈的!”同一时间,季绍楠发出一声惊天怒吼,纵身朝叶致远扑了过去:“你他妈的竟然敢杀了她?!她又没做什么,你竟然杀了她?”

            黎忘忧和封雍双双扑进石道,却已经晚了,只听“砰!”的一声,叶致远又开了一枪!

            这次中枪的是季绍楠,他咬唇闷哼一声,伸手捂住“汩汩”冒着热血的左肩,右腿挟着雷霆万钧之势,霍地往上一踢,踢掉了叶致远手中的枪。

            而楚醉谣则躺在猩红的血泊之中,她的双眼还望天睁着,胸口中了两枪,身下已洇出了一大滩鲜血,狰狞的血水正顺着她的身躯向外蔓延……

            她的身旁还躺着一个被黑色貂皮大衣裹着的女人,女人软弱无力的瘫在那里,不知是死是活。

            叶致远失了枪,但是他拳脚凌厉,一边和季绍楠缠斗,一边向楚醉谣身边的女人靠拢。

            黎忘忧走了过去,慢慢捡起叶致远那把被踢掉的枪。

            “宝宝,你要做什么?”封雍喊了一声。

            这时候,石道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叶致远,你竟然敢滥杀无辜?身为帝城东区警察局的局长,谁给你的权力?”

            竟然是持枪的程千烨出现了。

            他身上穿着剪裁笔挺的军官制服,威势骇人,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叶致远,英俊逼人的脸上一片冷怒,眼神凌厉无匹,嗓音饱含威严与凝重:“叶致远,放弃搏斗!你知法犯法,身为国家公务人员肆意行凶,还不束手就擒?”

            叶致远恍若未闻,一拳重重击向季绍楠的腹部,逼他退开,他则顺势弯腰抱起地上的女人。

            “砰!”

            程千烨一枪击在他的脚下,威严暴喝:“叶致远,这是给你的警告,若在负隅顽抗,下一枪则是你的腿?!?

            黎忘忧慢慢走了过去,站到叶致远的身前。

            “黎忘忧,你干什么?”

            “宝宝,你……”

            “砰砰砰!”黎忘忧一抬手,三枪放到了他们的脚下,激起尘土和石屑无数,也阻止了封雍欲追过来的脚步。

            “黎忘忧,你?”程千烨满脸惊怒,似不敢相信地望着她,眼珠子都快脱眶而出。

            季绍楠捂着肩上的伤,颀长的身躯靠着石壁,双眼有些潮热,满是痛心与绝望地看着她。

            封雍的脸色最难看,一双黑眸直勾勾地望着那个持枪对着他们的女子,她一脸冷酷,眼神冰冷,娇嫩的红唇吐出世上最残酷的话语:“放他走!如若不,我手上的枪无眼?!?

            低低冷冷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看似不具威胁,却宛若死神在低吟。

            封雍的心在颤抖:“黎忘忧!你还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你老公,你竟然这样对我????

            黎忘忧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问身后的叶致远:“还能走吗?”

            叶致远咳了咳:“能?!?

            “带着她?”

            “也能?!?

            “有没有事先安排好退路?”

            “有?!?

            “去国外?”

            “嗯?!?

            “可是现在山体塌方,出不去,你们要怎么办?”

            “在这地底下等,我有藏身的地方,我和她可以躲开所有人,到时候能出去了,我们再走?!?

            黎忘忧点点头,看来他早有计划,也是,一个蛰伏了十几年的人,私底下什么该做不该做的事,他恐怕早就安排好了。

            “那你走吧?!?

            叶致远单手抱着女人,有些迟疑的看着她:“……那你?”

            黎忘忧从身上的夹克里掏出一物,反手递给叶致远:“在国外如果无处可去,去h国,拿着这块玉佩,自会有人帮助你?!?

            叶致远抱紧女人,没有接:“我杀了楚醉谣?!?

            “没事?!崩柰怯叛诺囟俗徘?,指着那三个男人,波澜不惊地说:“她不死在你的手里,早晚也会死在我的手里,凭她那上串下跳爱作死的个性,多活一天只会多做恶一天,早死她也可以少造孽,你这是在为她积福?!?

            “可是他们不会放过你,你这是在包庇杀人犯?!?

            黎忘忧扬了扬唇,凉薄地笑:“大不了我把他们全射杀在这里,东禹山坍塌的厉害,就当他们被埋在山下好了?!?

            “别开玩笑?!币吨略毒谷槐人寡纤?。

            黎忘忧正了正脸色:“不开玩笑,你快走吧,我会有办法脱身,你想办法在国外好好混,指不定我有一天会去投靠你?!?

            叶致远一咬牙,双手横抱起女人:“好!今儿一言,驷马难追?!彼砭妥?。

            程千烨挺枪追了过来,黎忘忧一枪射在他脚下:“程少将,莫追,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你!”程千烨气的要命,吐血般地说道:“黎忘忧,你是非不分,叶致远他是一个杀人犯!你知道包庇杀人犯之后是什么后果吗?”

            “什么杀人犯,我是没看见,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崩柰俏蕹艿厮担骸安还?,我至今还没有杀过少将呢,你可别成为我手下击杀过的最高长官?!?

            程千烨:“……”如果有可能,他真想开枪杀了她,实在是太嚣张了……

            眼看叶致远要逃远,马上就是转弯的地方了,程千烨眼里凌锐的光芒一闪,握着枪的修长手臂一抬。

            “叭!”黎忘忧轻巧的一抬腕,一颗子弹擦伤了程千烨的手背。

            他吃痛,“嘶”的一声,手背上顿时鲜血直流,手指一张,手中的枪掉落。

            电光火石之间,黎忘忧突然用双手握枪,冷冷地瞄准了他,用一种死亡凝视的目光注视着他:“程千烨,你当我说的话是什么?跟你开玩笑的?”

            程千烨握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气的想宰人:“黎忘忧,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犯法,犯法你知道吗????”

            连少将都敢射,她这是不想活了吧!

            而且这很可怕——他明明抬枪的时间和她差不多,她射出的子弹竟然先击中他,这怎么可能呢?

            他一侧头,对身旁的封雍怒吼:“你就不管管她!你就任她这样?”

            封雍脸色惨白,面如死灰,从头到尾一直直勾勾的盯着黎忘忧,却一声不吭,此刻幽幽启唇:“忧忧,如果刚才是我要拦你,你也一样会一枪射向我吧?”

            黎忘忧妩媚地转动眼珠,调皮地歪了歪头:“你刚才并没有阻拦我啊,所以,这种假设不成立?!?

            “我说假如呢?”

            黎忘忧勾了勾唇:“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假如?!?

            他却誓要问一个答案,目光一动不动的锁牢她:“不肯回答,是说你会吗?宝宝,你究竟会不会?”

            一旁倚着石壁,满脸哀伤的季绍楠旁观着这一切,竟轻轻笑了:“封玉龙,你在奢望些什么?”

            黎忘忧趁着他们说话的机会往后退,一步一步,她退的很慢,显然是在为叶致远拖延时间。

            程千烨和封雍发现了她的意图,步步紧逼,封雍性感的双唇泛白:“忧忧,你说话啊,你随便说说什么我都信……”

            “砰砰砰”

            黎忘忧感觉差不多了,马上一抬手腕,目标是石壁上用来照明的火把。

            地下层目前是用火把照明,整个地底下被熊熊的火把照的亮若白昼,人走在这里面,几乎分不出白天和黑夜。

            枪声过后,两边石壁上的火把齐刷刷掉落,落到地上后,依然熊熊燃烧。

            趁着这火势一阻,黎忘忧握着枪,拔腿往后面跑去,她身姿飞快,去势如虹,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她的身后魔魅般扬起,惊人的美丽。

            “忧忧!你别跑!”封雍在后面踩着火把,疯了一般的追了上来,喊声撕心裂肺:“别跑啊忧忧!忧忧……”

            程千烨看了看地上楚醉谣的尸体,再看了看一脸失魂落魄,仿若生无可恋的季绍楠。

            他肩膀上的枪伤不轻,他却恍然未觉,既不包钆也不做丝毫的遮掩,就那么血淋淋的敞着一个冒着血的血洞,恁是触目惊心!

            都这样了,他还一副绝望悲苦加苦涩晦然的丧情脸,紧紧盯着黎忘忧消失的方向。

            “绍楠,你还行吗?”程千烨拾起掉落到地上的枪,想去追黎忘忧,这个包庇杀人犯的刽子手!他一定要逮到她,亲手让她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可是他又不放心季绍楠。

            季绍楠却要死不活的瞟了他一眼:“你妹妹呢?你不管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妹妹!对!程贝贝还不知被谁抓住了呢!程千烨顿时左右为难,天人交战。

            到底是先去找妹妹,还是先去抓黎忘忧?

            两个哪个重要?

            刚才他就是在寻找程贝贝的时候。听到了这边的动静,赶过来查看,没想到发现了这么惊人的一幕。

            最关键垢是。现在楚醉谣死了,要怎么向季家和楚凌扬夫妇交差?

            “绍楠,你表妹该怎么办?我记得你姑姑和姑父好似就她这一个孩子?!?

            季绍楠用手掩着额头,似笑似哭,说:“你走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找你妹妹也好,抓忧忧也好,先让我静一静,我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谣谣,她死了!”

            ------题外话------

            谢谢亲亲们: syl521送了4张月票

            香蜜儿1送了1张评价票

            面朝大海0春暖花开送了2张月票

            136**258送2张月票

            飘ll送了2张月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福彩河北排列7
  • 高速收费站员工微笑服务 网友笑侃“像机械舞”(图) 2019-05-29
  • 江苏破获偷排危化品船舶洗舱水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陆续归案 2019-05-25
  • 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管洪祝贺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5-14
  • 医患关系需要用心焐热 2019-05-14
  • “纳米比亚,我又回来了” 端午佳节记者连线中国第12批援纳医疗队 2019-05-07
  • 香港特区立法会通过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条例草案--旅游频道 2019-05-05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5
  • 久久为功,扎实推进生态宜居的美丽乡村建设 2019-04-2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04-1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许可证号3110483) 2019-04-11
  • 失眠怎么调理 五种水果助你安神养眠-美食资讯 2019-04-07
  • 行李箱遗落出租车被陌生乘客误拿 幸得“的哥”追踪找回 2019-04-07
  • 第十届中国国际公益慈善论坛 2019-03-26
  • 西藏拉萨两年4.38万人脱贫 2019-03-26
  • 回复@海之宁:你敢从逻辑入手批判咱的帖子么? 2019-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