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10-10
  • 地铁车厢人来人往的空间内,聚集着参差百态的灵魂 2019-10-09
  • 【海峡论坛】闫小培:民进党阻挡不了民心 2019-10-09
  • 石家庄、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垃圾带” 2019-10-08
  • 出租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东169号 2019-10-0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10-07
  •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 访谈节目禁用"嘉宾主持" 2019-09-26
  • 青岛市长孟凡利:强化科技创新引领 加快推进项目建设 2019-09-26
  • “人工智能创作物”有没有著作权 2019-09-24
  • 北京外研书店重装开业 打造特色海淀文化地标 2019-09-23
  • 民航系统支援西藏机场建设发展工作会议召开 西藏将新增三个支线机场 2019-09-23
  • 《读药》148期:《男人之间》:为何有人恐惧同性恋? 2019-09-21
  • 南昌重拳整治酒驾毒驾 2019-09-18
  • 城市网站传播力10月榜出炉 大洋网继续领先 2019-09-18
  • 洗脸也要有度,当心越洗越油 2019-09-16
  • 福彩河北排列7 - 其他小说 - 盗天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崛起东兴国 第七十二章 风雨欲来,男儿无泪

    河北排列5:第一卷 崛起东兴国 第七十二章 风雨欲来,男儿无泪

            树欲静而风不止,东兴江湖有一种不安的气氛在弥漫!先是方氏族灭,众雄分食,又有霸刀宗无,满山干尸,这两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已经让东兴武修心惊胆战,可在这当头,京郊论剑大会接踵而至,太子宫鸿又借机宴请江湖诸雄,谁都能感觉到一种风雨欲来之势!

            在这正魔对立,风雨欲来的大势下,若非盛京城皇宫内的哪位天子还吊着一口残气,这东兴国恐要有翻天覆地之变,在这滔滔大势下,谁又敢说能保全自己毫发无损?每个势力都在暗暗积蓄力量,这江湖正在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

            武修当一往无前,宁折勿弯,徐铭身处江湖,无畏天地,他虽有感太子设宴与京郊论剑别有玄机,他仍决定赴会。

            若有什么阴谋诡计鬼蜮伎俩,一剑斩了便是!

            徐铭心若利剑,不畏挑战,他就是要用手中之剑,为自己的武修之路斩出一条坦途。

            徐铭心头有了决定,便不再理会江湖上的风雨,安心做起了长孙恬瑶的品菜师,这种温馨平静的生活,是他在腥风血雨的江湖中仅有的安宁。只有在这不大的不争楼后院,徐铭方能将近日江湖上盛传的嗜血邪魔乱江湖,诸多势力入京都等事忘之脑外。

            说起这嗜血邪魔,其宛若流星,突兀现身江湖,其来历神秘,行踪诡异,所过之处,无不掀起阵阵腥风血雨,鸡犬不留,徒留一地干尸。自其半月前现世以来,杀人无算,屠城若干,所向披靡,恶名之盛,能让小儿止啼!

            东兴武修从其行事风格,功法特点得出其便是毁灭霸刀宗的凶手,正魔两道在其问世后,竟然难得的达成共识,共剿此獠,可在七八个武灵高手的围追堵截下,竟然连嗜血邪魔的影子也未曾摸到,让东兴势力大失颜面。

            嗜血邪魔的出现,让徐铭心头总有根弦在不断跳动,因为这邪魔的杀人手法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所过之处,干尸遍地,鸡犬不留这种杀人手法,他翻遍脑海中所有记忆,可就是找不到源头,可这并没有让徐铭心安,反而给他平添了几分压力。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正是因为这种直觉,他方能屡屡逃脱种种杀劫!

            徐铭思前想后,也想不出嗜血邪魔的来历,他怀疑太子,甚至是东兴各大宗门,连经他几番调查,仍然还在闭关的鬼王厉无恨也未逃脱徐铭的怀疑,无果,毫无结果!徐铭也曾怀疑霸刀门灭了后林千绝未死,可这嗜血邪魔却灭了霸刀门,这让徐铭怎么也想不通。

            其实,这也怪不得徐铭,他又不是神,岂会算得到林千绝的疯狂!

            心头有事,徐铭却不会让其影响到自己与长孙恬瑶的相处,这日傍晚,徐铭照例从修炼室出来,嘴角带着一丝温馨的苦笑,这个时候,又该品尝长孙恬瑶的黑暗料理了。想到此,徐铭又是温馨又是苦笑,长孙恬瑶一看便是从小娇生惯养,厨艺天赋低的惊人,厨艺长进的速度慢的吓人。

            徐铭每日晚餐,都是嘴里笑,心里温馨带着苦,连连夸赞长孙恬瑶厨艺有进步,然后生生把饭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看着长孙恬瑶傻笑,他怎忍心伤了长孙恬瑶的一片心意。

            今日的不争楼,异常的安静,徐铭觉得甚是奇怪,这时候,长孙恬瑶应该甜甜的笑,让其去品菜了,白虎毛毛也该不断在他身前玩耍,可今日,安静的过分!

            瑶姑,瑶姑,你在哪呢?

            徐铭出声喊道。院子内一阵凉风吹过,沙沙的响,却无人声回应。

            徐铭有些着急起来,急忙向长孙恬瑶的房间走去。屋内与往日并无区别,桌上有几碟小菜,还冒着热气。徐铭见此,心头微松,朗声道:

            瑶姑,别藏了,快出来吧,我认输了!

            去岁在妖兽山脉时,长孙恬瑶不时躲起来捉弄徐铭,无人应答,只是桌上唯一的一副碗筷显得这么的突兀。

            徐铭见只有一副碗筷,联想到长孙恬瑶最近的反常,想到她能逼退林千绝的诡异实力,他不信东兴国有谁能掳走她。

            心思百转千回,徐铭心头的不安恐慌喷涌而出,他神识骤然散开。方圆百丈内,不见长孙恬瑶的身影。

            砰!徐铭猛地推开门,咻的的一下向不争楼外奔去。盛京乃东兴国最繁华的城市,已经夕阳西下,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热闹非常!

            轰!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不争楼内爆发,街道上所有人无不感觉心头压了座大山,生命似乎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中。长孙恬瑶的突然消失,心情激荡下的徐铭,已经隐隐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势。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这么瘦的白衣服女孩,看到她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徐铭逢人便问,在他强大的气势压迫下,行人无不战战兢兢,岂敢拒绝徐铭,不多时,徐铭化作一道残影,疯狂的向北奔去。

            盛京城北门外,长孙恬瑶一袭纯雪流仙裙,一双皓臂轻轻的抱着白虎,恬静的站在盛京北城门外的一座小丘上。

            凤姨,我知道你来了!长孙恬瑶皓齿轻开,宛若仙乐般的声音淡淡传出。

            长孙恬瑶此话一出,天地间天地元气骤然混乱,一头通身带着晶莹的赤色,带着修长的尾翎的火凤凰从天而降,展翅间遮天蔽日,似有烈火灼天。这头火凤凰降落间骤然化作一身着火红宫装的美妇,眉宇间透着一种高贵,这竟是一头化形的火凤凰!

            宫装美妇嗔怪的看了一眼站在山丘上的长孙恬瑶,宠溺的道:瑶姑,你这次可太调皮了,竟然敢骗你奶奶,闭关后偷溜出来,要不是你暴露了气息,我还找不到你呢,还跑到南域,你不知道中洲和南域的关系吗?你自己说危险不危险,跟我回家吧!

            宫装美妇虽是责怪的语气,说着危险,可眉宇间却毫无惧色,自有一种高傲披靡之色?;鸱锘八低?,长孙恬瑶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这种反应让其觉得甚是奇怪,长孙恬瑶可是个活泼性子。

            火凤凰化作的美妇奇怪的打量着长孙恬瑶,骤然凤眸一缩,惊呼道:瑶姑,你的发饰幸好幸好,元阴之气还在,你个孩子!

            宫装美妇凤眸先是一惊,然后满是庆幸,最后眼中唯有怜爱,可其眼底,却有一丝愤怒杀意一闪而逝!她看着长孙恬瑶长大,岂会不知长孙恬瑶的性子,长孙恬瑶岂会违背族规改变自己的发饰,看来在她跑到南域的期间,绝对发生了什么事!

            可长孙家,是多么高贵的家族,其家族神女,那可是注定是那位的女人,岂能跟南域的土著有什么瓜葛,这是置长孙家于危难之地??!

            长孙恬瑶默然,眼中闪过一抹不舍与回忆,随后淡淡道:这发饰好看些,我回去便盘回去,凤姨,我们走吧!

            火凤见长孙恬瑶不欲多言,便点点头,其手臂轻挥,只见天地间的元气骤然聚拢,化作一头展翅足有九丈宽的火红元气火凤,一声凤鸣响起,载着长孙恬瑶与宫装美妇便要飞仙而去,腾空百丈!

            瑶姑,别走

            就在火凤将要离去的瞬间,徐铭焦急的大喝从远处传来,徐铭紧赶慢赶,可只远远的瞧见两道身影,虽看不真切,可他知道,其中一人,就是和他朝夕相处的长孙恬瑶,见其要腾空而去,张口便喊了出来。

            火凤凤眸一厉,气势骤然有所变化,长孙恬瑶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双俏眸中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下,与徐铭相处的朝朝暮暮似乎又在她眼前重现!

            小和尚凤姨,我们走吧!

            长孙恬瑶呢喃一声,便对火凤说道,可此时的火凤,眼中已经满是厉色,挥手间,一团赤金色的凤炎便从天而降,眨眼间便把那个满眼焦急不解,急速靠近的青年包围。

            砰,徐铭轰然倒地,那团凤炎把徐铭的身体完全包裹,剧烈的痛苦传入神魂,可徐铭仍然倔强的向天空看去,他就是爬,也要离他的瑶姑近一些!

            凤姨,快住手,你住手??!呜呜别伤害他他若死了,我就陪他下去。

            长孙恬瑶焦急心疼看着徐铭,使劲拉着火凤美妇,一张俏脸已经沾满了泪水??苫鸱锾匠に锾裱幕昂?,眼中杀意更浓了。

            长孙家的女儿不容玷污,这不光是为了家族尊严,那一位,也绝不允许!

            所以火凤一动不动,她杀意已绝,可她心头也是止不住的震惊,她虽只是随意扔下一团凤炎,可其中的力量也不是一个寻常武灵圆满能抵挡的,可这南域的小子,竟然烧了这许多时间,竟然毫发无伤!

            元气火凤上,一种奇异的气息突然散发。

            神魂自绝术!

            凤姨,你一向最疼我了,放他走,放他走,否则瑶姑只有只有

            火凤此时愤怒不已,眼中尽是恨铁不成钢之意,他长孙家的女儿竟然为了个南域土著,竟然要自杀,此时连神魂都处在崩溃的边缘。

            火凤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瑶姑,你住手,我答应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与这小子永不再见!

            长孙恬瑶凄然的点点头,火凤见此便要收起自己凤炎,可就在她要出手的一刻,徐铭有了新的变化。

            滔天凤炎灼身,徐铭不屈不挠,顶着凤炎,死也要追上长孙恬瑶,可凤炎燃烧至某一刻,徐铭体内骤然冒出一股幽蓝色火焰,眨眼间便将凤炎吞噬!

            这一刻,在凤炎的刺激及徐铭长年累月的炼化下,徐铭赫然完全掌控了天幽炎,不是只能稍稍借用其炼丹,一种如使臂至的感觉涌上心头!

            可徐铭心头没有任何喜悦,因为就在同一刻,他的耳边,传来一道声音。

            小和尚,保重,别来寻我!

            徐铭从未有一刻感觉这般无力,没有一刻这般渴望实力,他只能看着那头火凤悠然离去,可他连追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的修为,连踏空飞行都做不到。

            他想哭,可是眼中却没有泪水,徐铭拖着焦黑的身体,一动不动,呆呆看着长孙恬瑶离去的天空,直至深夜

            人间没有顺当事,男儿无泪!

    福彩河北排列7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各级计委啊!虽然有时候也征求企业的意见,但仅仅是作为制订计划的参考,权重微乎其微…… 2019-10-10
  • 地铁车厢人来人往的空间内,聚集着参差百态的灵魂 2019-10-09
  • 【海峡论坛】闫小培:民进党阻挡不了民心 2019-10-09
  • 石家庄、定州大沙河惊现3公里“垃圾带” 2019-10-08
  • 出租广州市荔湾区芳村大道东169号 2019-10-0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10-07
  • 广电总局严控主持人资质 访谈节目禁用"嘉宾主持" 2019-09-26
  • 青岛市长孟凡利:强化科技创新引领 加快推进项目建设 2019-09-26
  • “人工智能创作物”有没有著作权 2019-09-24
  • 北京外研书店重装开业 打造特色海淀文化地标 2019-09-23
  • 民航系统支援西藏机场建设发展工作会议召开 西藏将新增三个支线机场 2019-09-23
  • 《读药》148期:《男人之间》:为何有人恐惧同性恋? 2019-09-21
  • 南昌重拳整治酒驾毒驾 2019-09-18
  • 城市网站传播力10月榜出炉 大洋网继续领先 2019-09-18
  • 洗脸也要有度,当心越洗越油 2019-09-16
  • 长春快三官方网站 十一选五看号经验 时时彩前三跨度规则 32只牌九游戏 微信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pk10冷热号实战经验 今天的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彩票中心官网app 浙江快乐12彩下载 九龙国际棋牌送28元 福彩15选5第86期开奖结果 广东体育彩票11选五一定牛 买13458和02679技巧 皇马后悔1亿卖c罗 2019新网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