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河北排列7 - 修真小说 - 道君在线阅读 - 第一二一一章 最好不要逼我拔剑!

360彩票双色球走势图表:第一二一一章 最好不要逼我拔剑!

        邵平波目光落回纸上,“你的意思是说,死了的人死而复活了,你觉得世上存在这种事吗?”

        “这…”邵三省也有些想不通。

        邵平波:“会不会是当初动手的人瞒报了?”

        邵三省摇头:“这应该不可能。老奴当时派出的是大公子的护卫亲军,都是心腹人手,个别人说谎还可以,不可能整支队伍都瞒报,应该是不会有错的?!?

        邵平波盯着画像,“会不会只是长的相似?”

        邵三?。骸袄吓簿醯糜姓饪赡?,可有些事情实在是蹊跷,就如同大公子起了怀疑让去查的理由一样,为何别人都求不动的人,唯独柳儿小姐能接连请得他出手救人?”

        “你说的没错…”邵平波挑眉,“尸体掉入了江中,刚好没找到??蠢醇复┬牟凰篮退闪斯硪降茏又涫怯辛档?,若真是如此,那这小子的际遇还真是让人羡慕,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如今接近柳儿想干什么?”

        邵三省试着回道:“莫非不是旧情难忘?若真这样的话,一旦被英王昊真知道了的话,小姐怕是有麻烦?!?

        邵平波眯眼:“鬼医弟子…无心…鬼医弟子…无心…柳儿嫁到了齐京,他却刚好常住在齐京,这是巧合还是蓄意?”

        邵三?。骸傲〗阋丫胨哟チ?,是不是那个人,想必小姐应该是心中有数的?!?

        邵平波淡淡一句,“你觉得柳儿会告诉我真相吗?”

        “……”邵三省沉默,肯定不会告知,谭耀显的事,只怕连问都不好问。

        “鬼医弟子?”邵平波唰唰挥手,将画像给撕了一扔,“我不管他是人是鬼,最好不要乱来,否则我不介意让他再死一次!”

        邵三省提醒他不要乱来,“大公子,鬼医可不好惹?!?

        邵平波冷笑,“鬼医又如何?一个躲躲藏藏见不得人的鬼东西而已,只能吓唬吓唬鼠辈,你让他出来招摇试试!”

        邵三省再劝:“大公子三思!”

        邵平波:“你放心,他既然成了鬼医弟子,就还有利用价值,不到不得已,我是不会动他的,现在大事要紧,我也没精力陪他玩。派人把他给我盯紧了,最好是,看能不能安排人打入到他身边?!?

        “好,老奴尽快安排!”

        ……

        山川浩荡,一个邋遢男子凌空飞掠,一落一起飞跃,纵横丘壑在脚下。

        “吼…”一声怒吼忽从大地山川中传来。

        金毛吼从峡谷中蹿出,一丝滑黑衣男子骑乘,无拘无束的长发半白半黑,在风中猎猎飘扬,宽袍大袖兜风,潇洒飘逸之极,给人无比的痛快感。

        金毛吼翻山越岭如履平地,虎扑身形矫健轻轻一纵便是十几丈远,速度能与飞鸟媲美,遇见陡峭山崖,利爪唰唰就上,复杂地形难阻奔势。

        赵雄歌凌空身形飘落在一座山巅,金毛身影嗖一下蹿到了山顶,瞬停,开始绕着赵雄歌慢慢转圈。

        跨骑在金毛吼身上的南天无芳笑眯眯,问了声,“去打酒?我那里有好酒?!?

        赵雄歌:“出去逛逛?!?

        南天无芳俯身,伸手捋了捋金毛吼的脑袋,“出去逛逛不带上宝宝吗?留给我干嘛?!?

        赵雄歌:“带着宝宝不方便?!?

        南天无芳:“你一般不带它的时候,出去都会找我借飞禽坐骑,如今两不随身,这是要去哪?”

        赵雄歌不言。

        抬腿翻身跳了下来,南天无芳走到了他面前,“要去卫国找上清宗?”

        赵雄歌深吸了一口气,“战况对卫国不利,上清宗跟在玄薇身边,有可能会遭遇灭顶之灾,我身为上清宗弟子,不能见死不救!”

        当传来呼延无恨对友军的人下手后,他终于坐不住了,形势很明显,一旦到了某种地步,齐国不会管卫国的死活。

        南天无芳笑容温和,说出的话却不太温柔,“千军万马冲撞,高手如云厮杀,你救的了吗?就算能救,又能救几个?”

        “吼…”金毛吼似乎能听懂人话,也朝赵雄歌吼了声,喝停的风声继而又呼呼吹来。

        赵雄歌:“尽力而为?!?

        南天无芳:“你的处境,不应该插手这样的事情?!?

        赵雄歌:“我本想避免,可牛有道死了,我无法坐视不理。那家伙当年把上清宗安排在卫国,不想却帮了个倒忙,如今他撒手走了,我只好出面善后?!?

        南天无芳淡然,“救了又如何?都是一群资质平平之辈,难堪大任,你觉得上清宗在他们手上还有希望吗?”

        赵雄歌:“只要香火尚存,这一代不行,就等下一代,总会遇有人才的时候?!?

        南天无芳抬手拍在他的肩头,“你难道不是上清宗的香火吗?其实牛有道说的没错,只要你和他之间还有一个人在,上清宗就还在,就随时能重起。牛有道死了,若连你也没了,上清宗可就真的完了?!?

        赵雄歌:“坐视他们灭亡,我无法对上清宗历代先师交代?!?

        南天无芳:“大军征战无情,国力之间的碰撞,尸骨如山,血流成河,不会把你赵雄歌放在眼里,你就不怕死在那?”

        赵雄歌:“你不用劝我?!?

        南天无芳:“我没有劝你,我是在阻拦你?!?

        赵雄歌回头看去,“你想跟我打一场,想试试能不能拦住我?”

        南天无芳:“有那个必要吗?我只是想告诉你,战况不妙,他们自己会逃,没那么傻,不会等着送死。你不去他们还有一线活命的希望,你若去,我保证他们一个都别想活,因为…我会在你赶到之前,把他们给宰了!”

        半白半黑的头发随风飘扬,他身子略微侧倾,嘴靠近他耳边道:“你很清楚,你一旦死了,一旦断了那位的念想,他随时会下杀手,我整个魔教都将会荡然无存。你要保上清宗,我要保魔教,你若不能坐视,我便不能坐视。圣女也希望你好好活着,你若不顾一切…不要逼我!”

        赵雄歌:“你敢杀他们,我便杀了南州那女的!”

        “你知道,我从不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蹦咸煳薹忌硇我簧?,脸上常年挂着的笑容消失了,跨骑在了金毛吼身上,忽铿锵有力道:“两个时辰之内,若看不到你出现在妖魔岭,我将立刻下令,灭上清宗!”

        “吼!”金毛吼仰天一声咆哮,回应在山间回荡,忽飞奔下山,载着那黑白头发的人急速远去。

        赵雄歌凝视着远方的浮云,身形久久屹立不动……

        卫国朝廷临时驻扎地,也是卫军的中枢大营,营外,数骑来到。

        西门晴空和唐仪等人回来了。

        门口守卫见之,也认识,拱手道:“请稍等!”

        西门晴空喝道:“让开!”

        “西门先生,军中有军中的规矩,不要为难我们!”军士哀求。

        西门晴空不予理会,不疾不徐的驱马直行,不是他强横,而是一旦通报,担心卫国三大派作祟,不会让他进去。

        一群军士手持刀枪对着,却无人敢轻举妄动,都知道他和玄薇的关系,被逼得慢慢后退,逼得最终让开了一条道。

        包括一些轮值的修士,也有些忌惮,不管平??吹钠鸹故强床黄?,毕竟是丹榜第一高手,真要动手的话,那就不是嘴上的大门派威风了,还是有些忌惮的。

        唐仪等人相视一眼,无奈,只好尾随跟入。

        守卫没办法,有人迅速跑回去通报。

        西门晴空慢慢驱马,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直朝深处挂着皇旗的方向而去,惹来一路的军士观望。

        待一行抵达皇旗位置时,玄薇已经闻讯出来了,怔怔看着马背上的西门晴空。

        左右帐篷内,三大派的高层也闻讯出来了。

        灵虚府掌门常临仙陡然喝道:“西门晴空,这里是战场军营,岂容你未经通报擅闯!”

        唰!马背上的人影突然化作一道蓝魅巨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向常临仙。

        众人大惊,常临仙更是措手不及,没想到西门晴空居然敢在这动手,仓促之下挥双掌就要拍合住刺来之剑罡。

        呼!忽狂风呼啸。

        蓝色巨剑罡影顿停,就在巨大锋芒即将刺中常临仙的当口停下了。

        剑尖锋芒消融,现出了西门晴空的身形,就站在常临仙面前,只有一步之遥,其身后的蓝色剑罡亦一段段化作狂风消散,吹的草屑横飞,四周旗帜乱飘,尘土飞扬。

        常临仙呈抱势的双臂,继续不是,放下也不是。

        西门晴空冷冷盯着他,“最好不要逼我拔剑!”

        “竟敢在此撒野!”一声怒喝,灵虚府几位宿老现身,瞬间将西门晴空给围了。

        西门晴空抬手快如魅影,一把抓握住了身后古拙阔剑的剑柄,蓄势待发状!

        不少修士吃惊,西门晴空竟敢公然与三大派一战!

        一旁帐篷内露了个脑袋往外偷看的昊丞,发现那人活着回来了,有点心虚,脑袋一缩,躲了起来。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因西门晴空举动有些惊愕的玄薇急声大喊道:“住手!并非没有通报,事先已经通报于朕,是朕让他们直接进来的!”

        玄薇跑了过来,强插入了几人之间阻拦,并对灵虚府诸人喝道:“大敌当前,还要内讧不成?都给朕退下!”

        继而又怒喝:“近卫军何在?”

        哗啦啦,附近大军人马在号令招呼下,迅速集结围拢过来,弓矢已经张开。

        “哼!”常临仙一声冷哼,挥手示意了一下,转身而去,灵虚府诸人撤开了。

        玄薇一把抓了西门晴空的手腕,强拽着,将其给拽走了,拽入了大帐内,喝斥道:“你们都退下!”

        待帐内其他人都退下了,唐仪又进来了见礼,玄薇立刻质问她:“妹子,你忘了我的交代吗?我不是让你们不要回来了吗?”

        唐仪无奈道:“陛下,我拦不住西门先生?!?

        西门晴空:“和唐掌门无关?!?

        玄薇面对西门晴空,一脸痛苦道:“你回来干嘛?你为什么还要跑回来?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西门晴空:“一旦战败,他们不会管你死活,甚至会迁怒你,敌军也不会放过你,我带你杀出去!”

        ps:黄十二姨到!老跃牛逼,再有一章就加完了,佩服自己!感谢“企创四?!焙汀耙怀鞠不独显尽备饕欢湫『旎ü睦?!

福彩河北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