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草庐回到住处,叶氏斜靠在罗汉床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女儿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病,老太太想起以往的事情,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算了,可转念一想,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年纪大了,还能活几天,心肠也就软了。

    “孙儿,你过来?!崩咸靡痘?,坐在了床边,她低声道:“我是不是给你找麻烦了?”

    叶华笑道:“祖母说得什么话,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要说起来刘闯这几年,也着实不易,他是个很不错的人?!?br />
    老太太来了兴趣,“你给我说说,他都干了什么?”

    叶华顿了顿,将事情详细和老太太讲了……当年王翰主动告诉叶华,有关尚书令的事情,甚至把李继潼绑了送来,可惜的是,李继潼棋高一招,居然在王家,还有他的心腹,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家的少爷王若瑜,王若瑜还有一个身份,曾经和韩熙载的女儿定下婚约。

    两边都知道是做戏,为了借着送亲,让韩熙载逃出金陵。

    事情安排天衣无缝,十分顺利,只不过谁能想到王若瑜却因此嫉恨上了王家!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家族把他当成了什么?

    一个玩偶吗?

    即便当初为了脱身,可是后来也不该把韩姑娘赐给任天行那个海贼!

    难道我堂堂王家少爷,比不上一个贼?

    王若瑜怒气冲天,愤愤不平,正巧,让李继潼发现了,并且蛊惑他,许诺,只要能造反成功,夺取江南,他就是王家的家主,想娶谁就娶谁!

    事实上,太仓王家也分裂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主张重点发展工商,支持大周的国策,更大的一部分,则是希望保留土地,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王家内部争斗非常激烈,当叶华在苏州的时候,王翰等人占据优势,而叶华离开之后,另一边又试图染指江阴水师,配合李继潼作乱。

    结果摩尼教迅速败亡,他们走投无路,只能选择向叶华投降……王若瑜深知,他跟李继潼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

    所以王若瑜救下了李继潼,他们盘算之后,江南没有存身之地,唯有亡命海外。

    李继潼信心十足,他执掌摩尼教,靠着王家的支持,又吸收了许多海贼草莽,光是大船就有一百艘!

    李继潼信誓旦旦告诉王若瑜,他们去海外,去南洋,甚至去天竺……那里有广阔的世界,数之不尽的财富,最重要的是上面的人蠢笨无比,都是一群猪!

    做不成中原的皇帝,去海外也是一样。

    逍??旎?,李继潼也没有儿子,等他打出来基业,全都留给王若瑜……说不定有朝一日,中原再次大乱,他们还能挥兵杀回来,成就前所未有的功业呢!

    “痴心妄想!”老太太哼了一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开封的时候,鼓弄无忧洞,跑到东南,弄什么摩尼教,去了海外,也是个贼!这样渣滓,就该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叶华点头,“祖母说的是,只不过老天爷太忙了,顾不上劈他们……是刘闯带着船队,在海上漂泊了两年,才找到了他们。李继潼和王若瑜带着船队,去了吕宋岛?!?br />
    “在哪?”老太太好奇道。

    叶华取来地图,给老太太找出了吕宋的位置,叶氏一看,可吓坏了,“怎么那么远?比,比琼州还远???”

    “嗯?!币痘锌溃骸安还馐窃?,岛上气候炎热,森林密布,毒蛇猛兽不计其数,另外当地的土著还会猎杀活人,吃人肉,喝人血!”

    “??!”老太太脸色惨白,“那不就是化外蛮夷之地吗?”

    “没错?!币痘溃骸傲醮澄俗サ嚼罴啼?,带着三千人,上了吕宋岛,一共花了八个月时间,才在密林中找到了李继潼,据说发现李继潼的时候,他染上了疟疾,身边的人都跑光了,他在一个水塘边,身上全都是三寸多长的水蛭,在吸他的血……李继潼瘦的像是骷髅,他哀求刘闯,赶快杀了他……”

    老太太听得毛骨悚然,却又十分解气。

    “好,这就是报应,上天入地,都要把他抓到!拿人油点灯,亏他干得出来!现在毒虫吸他的血,活该!”

    老太太沉吟了半晌,道:“刘闯有毅力,不避艰险,是个奇男子。说起来,是那个不争气的丫头,配不上人家??!”

    叶华叹道:“祖母,情之一字,是说不清的。刘闯这些年,就是存了一个心,要报仇,要治好姑姑的疯病,仇人死了,姑姑也该好了,他们能凑在一起,破镜重圆,比什么都强?!?br />
    老太太一听,连连摇头,“不对,你说的不对。假使刘闯还是个水贼,明媒正娶,做叶家的女婿,不算委屈他??扇思矣斜臼?,再这么做,就是咱们高攀了?!?br />
    老太太还上来了倔脾气,怎么说都不听了。

    “祖母,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抬举刘闯一下?”

    “嗯,你有主意没?”

    叶华想了想,“是这样的,陛下任命了降将朱令赟当越国公,目前镇守在安南,刘闯发现了吕宋岛,属于开疆拓土,立下了大功,我给他谋个国公的位置,镇守吕宋,祖母以为如何?”

    老太太动心了,她沉吟道:“这个办法很好,不过你别掺和了,让老身去说,这些年来,也看看我这张老脸管不管用!”

    没过三天,符皇后来串门,老太太就把事情跟她说了,又转过天,柴荣直接降旨,改吕宋岛为洋州,并且任命刘闯为洋国公,兼任总督之职,负责军民通商事宜。

    一个太湖水贼,几年光景,跃升国公,谁都觉得刘闯是捡了大便宜,可是当他出现在金殿,拜谢皇恩的时候,却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刘闯的左臂空荡荡的,这是在海上遇到了风浪,被折断的桅杆砸的,不得不截肢。他的眼睛也瞎了一只,戴着眼罩,倒是颇符合海盗头子的特征,这只眼睛是被李继潼手下人射伤的。

    另外他的右耳几乎都没了,这是在雨林穿梭,感染了病菌,活生生烂掉的。

    还有他的脚趾,大腿内侧,都有皮肤溃烂,身上还有好几处被毒蛇咬伤的痕?!诼浪蔚旱陌烁鲈?,九死一生!

    几乎每天都在刀尖上跳舞,要和老天斗,要和森林斗,要和猛兽毒虫斗,要和李继潼斗!

    刘闯斗得伤痕累累,残破不堪。

    但是他敢挺直腰杆说,自己是堂堂正正的爷们,顶天立地的汉子!

    他,还有他的弟兄们,征服了蛮荒之地,他们走遍了吕宋岛!

    “启奏陛下,臣等在岛上发现了金矿!”

    “金矿!”

    柴荣声音微微颤抖,“多吗?”

    “非常多!”刘闯道:“以臣的估算,一年能开采十万两以上!”

    “十万两!”

    这一次柴荣可坐不住了,居然兴奋地站起来,大声道:“天佑大周,天佑大周??!”

    满朝之上,诸位重臣也是喜笑颜开,纷纷给柴荣道贺。

    尤其是主管三司的卢多逊,还有新任三司副使窦偁,都拍着巴掌,状若疯癫。

    刘闯都有点迷糊了,注意点形象好不?你们是大周的天子,朝廷重臣!金子固然值得高兴,但是也不用这样失态???怎么还不如我一个水贼有见识!

    叶华凑到刘闯的身边,低声道:“你不清楚,自从拿下了江南和岭南之后,再加上安南,商货沟通,人员往来,每年需要的货币不计其数,眼下朝中最常听到的两个字就是‘钱荒’,现在主要是从倭国补充金银,你又找到了一条路子,怎能不高兴?”

    刘闯忙道:“陛下,臣愿意去开采金矿,为陛下分忧?!?br />
    柴荣心动了一下,然后摆摆手,“如何开采金矿,还需要从长计议,朕倒是觉得,应该鼓励大周的百姓,出海发财,刘将军只要提供?;ぜ纯?,这事情让政事堂拟个方略出来,刘卿多半也累了,其他的事情,以后再商量?!?br />
    散朝之后,刘闯跟着叶华下来,他还是糊涂。

    “怎么回事?陛下不是缺钱吗,怎么还要给百姓采矿,咱们圣人真是仁君??!”

    “陛下当然是仁君,只不过这事跟仁慈不仁慈没关系?!?br />
    “那跟什么有关系?”

    “这还不简单,陛下要向吕宋移民,黄金就是一颗诱饵,朝廷去开采,可是没有这个效果……而且许多人一夜暴富之后,他们就会疯狂采购,会制造出庞大的需求,江南的工厂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订单,贡献更多的税收,说到底,这些钱,还是要流回陛下手里的!”

    ……

    刘闯听得目瞪口呆,明着给你,却是要拿到更多,不愧是皇帝啊,心眼也太多了。他顿时生出了开封很可怕,我要回乡下的冲动。

    只不过他不确定,那个人愿不愿意跟自己走……“夫唱妇随,我自然是愿意,能远离开封,更是求之不得……母亲的大恩只能下辈子报答,倒是那俩个孩子,他们天天来陪我……我总想着,咱们的孩子要是没死,也会像他们一样可爱!”叶姑姑呜呜大哭。

    刘闯忙道:“咱们往后,怕是很难再有孩子了,就把他们当成后人吧!陛下准许民间开采金矿,我打算留几个最好的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