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彩河北排列7 > 其他小说 > 我的传奇岁月 > 第1394章:忙点好
    “艹,真恶心,不吃了……”孟亮实在是看不惯杨松这把出,直接放下碗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滴滴滴!”

    就在这个时候,南北的手机再次响起,是一条短信。

    “你这女粉丝还挺执着……”看见南北来短信了,元元笑了笑说到。

    “上面写的啥???”我歪着脖子往南北的手机上看了一眼,上面写着:“我在车库等你,你一个人过来一趟?!?br />
    看完短信我沉默了一下,随后挪开椅子,看着刘瑞他们说道:“十分钟以后我不回来,你们下车库找我……”

    “要不一起过去吧?”元元提议道。

    “不用,我先去看看是谁……”

    我摆了摆手走回了房间,找出了一把仿54别在腰间,随后大步走出了我们家。

    五分钟以后,我来到了我们小区的底下车库。

    车库里面空荡荡的,除了几辆私家车以外什么都没有,我皱着眉头,缓缓的靠近我们的那辆帕萨特。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凉的东西搭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低头一看,是一把刀。

    “手机给我……”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呵呵,什么仇啊,整的这么严肃……”我笑着回了一句,随后右手往腰部摸了过去。

    “你腰上有枪,你最好别碰!”就在我快摸到手枪的时候,我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给找手机!”我猛咽了一口吐沫,随后把手机从裤兜里面摸了出来。

    我后边的人接过我的手机,随后指着车门说到:“打开!”

    我不敢瞎动,只好听着这个人的话,拿出车钥匙打开了车门。

    “嘭!”

    我后面的人一把将我推进了车厢内,随后他也跟着坐了进来。

    “是你?”我扭头看着旁边的杨安,心里咯噔一声,他肯定是过来找我报仇的!

    “呵呵,没想到是我啊……”杨安笑了笑,随手关上了车门。

    就在他关车门的时候,我连忙掏出怀中的手枪对准了杨安的脑袋。

    “这么激动干嘛?我不是过来找你寻仇的……”杨安放下手上的砍柴刀,冲着我摆了摆手说到。

    我用脚把他脚边的刀踢了过来,随后看着他问道:“你想干什么?”

    “外面人多,我怕别人看见,所以就把你整进来了……”杨安看着我说到。

    “现在整个h市的警察都他妈在找你,你疯啦,还过来找我!你他妈这不是坑我呢吗?”我咬着牙喊道。

    “我也是被逼的,我认识的有钱人就你一个,没办法了……”

    “你赶紧走,我就当没见过你,你要是不走我就报警了!”

    “你手机在我这里?!?br />
    “我要是十分钟不回去,刘瑞他们就会报警,你自己看着办!”

    杨安听完我的话,笑了笑说到:“还真是谨慎啊,就十分钟,那我长话短说……”

    说完杨安伸手往自己的裤兜摸去,看见他抬手我连忙举起了手枪。

    不一会杨安摸出了一个手机,然后从手机里面找出了一个视频递给了我。

    “什么意思?”我看着杨安道。

    “你看看你感兴趣不?”杨安把手机扔到了我的手里,我接过手机仔细的看了起来。

    不一会我看完了视频,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杨安。

    “这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别的东西在优盘里面,咋样?感兴趣不?”杨安看着我的样子,笑了笑说到。

    “这东西你从哪弄的?”我眯着眼睛问道。

    “市长小蜜家里!”

    “你他妈疯啦,你拿着这个东西就是找死你知道不?”

    “呵呵,反正我也快死了,我就是想拿它卖点钱,你就说买不买?”杨安无所谓的笑了笑。

    “我对这个东西不感兴趣,不好意思!”说完我拽开车门下了车,虽然杨安手里面的东西让我很震惊,但是它对我来说确实没什么用处,不仅没用处,我觉得还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所以我肯定不会买他手里面的东西。

    “十万,你再考虑考虑!”杨安连忙拽住我,咬着嘴唇说到。

    “一分钱我都不会买,你去找别人吧!”说完以后我直接下了车。

    “嘭!”

    我一回头,现杨安突然跪在地上。

    “你这是啥意思?”我看着杨安皱眉问道。

    “我求你了,买了吧!就十万!八万也行!”杨安抬头看着我一脸真诚的祈求道。

    “呵呵,头次见到你这么卖东西的……”我笑了笑走到杨安身边。

    “我也是没办法,求你了,买了吧……”杨安跪在地上,沉默了一下看着我低声说道。

    “你不是杀了好几个人了吗?还缺钱?”我十分不解的问道。

    “我杀的第一个人是为了报仇,第二个人是为了抢钱,但是根本就没有抢到多少钱,就找到了这个优盘……”杨安笑了笑自嘲道。

    “你要钱干嘛?”我点了根烟靠在墙根,尽量跟杨安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我……”

    “说吧,都给我跪下了,还有啥抹不开说的……”

    “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要钱给我妈做手术!”杨安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呵呵,还真不行……”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我就知道没人会相信我的……算了吧!”杨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

    “既然你想凑钱给你妈做手术,为什么还出来赌?”我看着杨安接着问道。

    “那天我输的钱,是我姐离婚换来的卖房子钱,本来是想用这笔钱给我妈做手术的,但是我一时糊涂,让狗剩他们给坑了!我想赢回来点,好把我姐家的房子赎回来……”杨安一边把刀装回到书包里面一边看着我说到。

    “……你还真不是人!”听完杨安的话,我沉默了一会评价道。

    “帮帮我吧,我真的想凑钱帮我妈做手术!”杨安突然冲到我的面前,拽着我的衣领喊道。

    “……不是我不想帮你,你手里的东西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而且还会给我带来麻烦,所以我不能帮你!”

    说完以后我扒拉开杨安的手,大步向停车场出口走去。

    而我身后的杨安听完我的话以后,身体就像被抽空的气球一样瘫软在地上。

    “即使我他妈是个禽兽,难道我的家人都没有资格生存吗?”

    就在我快走出停车场的时候,杨安撕心裂肺的喊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以后,我愣了一下,随后迈着大步走出了停车场,只留下杨安一个人躺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

    “咱们下去看看吧,这十多分钟了……”客厅内,刘瑞拿着手机掐着时间十分着急的说到。

    “行,下去看看吧!”说着孟亮拿出一把军刺,迈步就要往门外走。

    然而就在孟亮推开门的一瞬间,我正好跟他撞了个照面。

    “叶子,你回来了???”孟亮看见我以后,脸上的表情立马放松了不少。

    “恩?!蔽揖窕秀钡拇鹩α艘痪?,随后推开孟亮往屋子里面走去。

    “你去下面干啥了???”刘瑞跑到我的身边问道。

    “你咋不说话啊,我问你干嘛去了……”

    “没……没事!”我连忙答应了一句,恍惚间竟然没有听见刘瑞跟我说话。

    “咋还跟丢了魂似的……”坐在沙上的武媚看着我的样子轻声说道。

    “嘭!”

    我没有搭理他们,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间,然后把门关上了。

    “他这是咋回事???”刘瑞呆愣的站在原地,十分不解的问道。

    “谁知道呢……”孟亮无奈的回了一句,随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元元,你说他这是咋回事?是不是表白失败了?”刘瑞跑到元元的身边问道。

    “呵呵,也许吧……”元元傻笑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像他这种人本身就对别人的情绪感觉的不是很明显。

    “南北,你分析分析咋回事!”刘瑞看元元也说不出啥,只好又跑到了南北的身边,一脸神秘的问道。

    “我觉得,就是表白失败了……”南北右手扶着下巴,沉思了一会说到。

    “艹,一点建设性的意义都他妈说不出来……”刘瑞无语的骂了一句,随后走到武媚身边贱了吧唧的说到:“媳妇,你给我分析分析呗……”

    “滚犊子,你一天天是不是闲的?分析人家干啥……”武媚窝在沙里面烦躁的骂了一句,随后拿起??仄髂坎蛔Φ目雌鹆说缡泳?。

    “这他妈咋都没人关心咱们家boss呢?他要是得了什么抑郁症,谁给咱们开工资??!”

    所以人都不搭理刘瑞,刘瑞心情十分不好的骂了一句,随后扭着屁股也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以后,我一脑袋扎在了床上,脑海里不断的重复着杨安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

    他说的没错,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禽兽,但是他的家人不是??!

    那为什么他的家人不能拥有生存的资格?

    就因为他把钱输了,他的母亲就不能接受治疗吗?

    一个年迈的老母亲,就因为自己养育好几十年的儿子而失去了生命,这对她公平吗?

    我一直在脑海里思考着这个问题,我究竟到底应不应该帮助他们,确切的说是帮助她!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跟我说这些话,我会毫不犹豫的带着他的母亲去医院治疗,因为我有这个能力,治疗的费用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

    但是这个人偏偏是杨安,一个杀人犯!一个烂赌鬼!

    他母亲到了今天这个情况也完全是因为他自己咎由自取,而且我也不想跟一个杀人犯有任何瓜葛,我不想因为这种人而给我们带来麻烦,真的,我们的麻烦真的很多了,我不想再多了,但是麻烦偏偏找到了你。

    ……

    另一头,杨安在底下停车场待了一会以后,直接背着书包离开了这里。

    离开以后,杨安去了一趟黑市,买了一张黑卡,然后跑了h市著名的棚户区,杨安为什么回来这里呢?

    因为这里是h市人员最混杂的一个地方,流浪汉,农民工,乞丐全都聚集在这里,所以警察要是现他在这里,排查起来会非常麻烦,这样杨安也就有了逃跑的机会和时间。

    杨安随便找了一个看着还不是很埋汰的屋子,迈步走了进去。

    “你谁???”屋内的主人看见杨安进来以后扯着嗓门喊道。

    “啪!”

    杨安直接掏出一百的纸币拍在了桌子上,随后挑了一个没人的房间走了进去。

    进入房间以后,杨安直接把门反锁,然后掏出手机换上了在黑市里面买得黑卡。

    静静的看着手机,杨安舔了舔嘴唇,直接按出了一个电话码。

    “嘟嘟嘟!”

    “你好!哪位?”电话响了一会以后,对面传来了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

    “您好,范市长!”杨安笑了笑回道。

    没错,杨安打电话的就是那个死了小蜜丢了优盘的范市长!

    杨安知道我不想买这个优盘以后,躺在地下车库想了很久到底谁会需要这个优盘,然而答案非常明显,优盘的主人才是最想找回优盘的那个人。

    他知道自己早晚会被警察抓住,所以他想在自己没有被抓住之前凑齐母亲的医药费以及以后的生活费,所以杨安准备破釜沉舟,直接找范市长交易。

    “你是哪位?”范市长迟疑了接着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我手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你要是想拿回去,准备好五十万!”杨安语飞快的说到。

    “13554xxxxx,你跟他联系,你需要的一切他都会给你!”范市长熟练的背出了一串电话号码,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杨安看见电话被挂了以后,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随后凭借着记性拨出了刚才那个号码。

    “时间,地点……”对面接过电话以后,非常干脆利落的问道。

    “呵呵,还得是专业人士,办事就是痛快,明天下午三点,星河网吧,你把钱钱放进7号包间里面……”杨安望着不远的星河网吧,笑了笑说到。

    “不行,必须面对面交易!”对面干脆的拒绝道。

    “你们要是找警察圈我怎么办?”杨安迟疑了一下问道。

    “我们比你更怕警察来……”

    “呵呵,行吧!明天见!”杨安想了一下也是这么回事,所以就答应了。

    “恩!”对面回了一句随后直接断了电话。

    “真他妈省事……”杨安看着手机笑了笑,随后心情非常不错的躺在了床上,静静的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

    另一头,h市某酒店停车场内,一辆霸道车里面坐着两个中年人,其中一个就是刚才跟杨安通电话的那个,他的名字叫做王华,是范市长的私人保镖。

    王华这边刚挂断杨安的电话,那边范市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说完了吗?”范市长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完了,明天三点交易……”王华回答道。

    “他为什么还活着?”范市长声音冰冷的问道。

    王华身体顿时僵硬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明天必须除掉这个人,知道吗?”范市长接着说到。

    “明白!”王华楞了一下回答道。

    “不乐意了???”王华旁边的司机看见王华挂了电话,轻声的问道。

    “呵呵,不乐意就不乐意吧,自己弄一堆烂*子的事,让我给他擦屁股……”王华情绪有些无奈的说到。

    “谁让咱们是吃这碗饭的……”

    司机说完一脚油门,霸道猛然冲出了停车场。

    ……

    另一头,我在家做了大概能有两个多小时的思想斗争,最后还是决定去杨安家里面看看。

    “知道杨安家在哪吗?”我走到赌场吧台看着南北问道。

    “你打听他干啥?”南北楞了一下,看着我问道。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咋还这点员工素质都没有呢?”我踢了南北一脚笑着骂道。

    “呵呵,我给你问问去……”

    南北也笑了笑,随后跑到了赌场中间找了几个平时跟杨安熟悉的赌徒聊了起来,不一会南北跑了回来,并且递给了我一张纸。

    我看着纸上的地址默默的记在了心里,然后迈步走出了赌场,一边走我一边拿手机给孟亮,刘瑞,元元他们三个打电话,我老感觉我自己去不*全,所以把他们叫上一起去。

    十分钟以后,一辆帕萨特驶出后宫的停车场。

    车内,刘瑞抱着二十万现金,十分心疼的看着我问道:“你说这事能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双手枕在脑后,说心里我也不确定杨安有没有骗我,但是我看他的表情不像是装的。

    “这一天挣点b钱都不够你做好事的……”孟亮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我说到。

    孟亮知道这件事以后,第一反应是让我不要掺和,倒不是他没有善心,只不过他觉得这样的事多了我们管不过来,而且杨安的身份也太过于敏感,所以孟亮一直反对我这个做法。

    “别他妈bb,我积点德还不行??!”我推了一下孟亮,笑着骂道。

    “别他妈闹,开车呢……”孟亮不耐烦的回了我一句。

    “我觉的叶子做的挺对的,这样事虽然多,但是咱们碰上了就不能不管,毕竟咱有这个能力……”坐在后面的元元非常善良的说到。

    “呵呵,还是元元明白……”我回头看着元元笑了笑。

    “都是有钱烧的……”孟亮嘀咕了一句,随后专心开起了车。

    ……

    两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在某个农村找到了杨安他家。

    “看这个环境,他家情况应该真的不是很好……”我们几个进入院子以后,元元看着这几间残破不堪的平房皱着眉头说到。

    “呵呵,就这样的,天天还他妈跑咱们后宫消费个三五万的……”刘瑞摇了摇头说到。

    “行了,少说几句,让人听见不好……”我轻声的呵斥了一句,随后迈步上前敲了敲门。

    “砰砰!”

    我轻轻的敲了两下门,不一会屋内的灯泡亮了起来。

    “我不跟你们说了吗?那个死人不在家,我求求你们了,别来了……”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带着哭音的祈求声。

    我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说话的应该是杨安的姐姐,杨安出事了这段时间,他们应该没少收到警察和要债的骚扰。

    “能开下门吗?我们不是找杨安的……”我轻声的回了一句。

    “那你们找谁?”杨安的姐姐沉默了一下,随后下地走到了门前说到。

    “我们就找你……”我低声回了一句。

    “嘎吱!”

    破旧的木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双女人的眼睛。

    “找我干什么?”

    女人看着我们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能进去说话吗?”我伸手指了指屋子。

    “哦,你们进来吧!”

    杨安的姐姐看我们几个也不像是坏人,所以想了一下以后直接把门打开了。

    进屋以后,我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能用家徒四壁这个词语来形容我看到的景象,屋子里面基本上没有任何电器,除了一个衣柜一台老式的电视机以外,什么家具都没有。

    “你们坐……”女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头,并且把炕上的被褥圈了起来,给我们腾出了一块可以坐的地方。

    “没事……”

    我们几个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随后都站到了一边。

    “静啊,是不是安子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应该是杨安的母亲。

    “没,来客人了……”杨静连忙回了一句。

    我顺着声音走进了里屋,我刚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子刺鼻的尿骚味,然后看见了炕上躺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年人,我往地上看了一眼,地上有很多带着血丝的黏痰,看来杨安真的没有骗我,他的母亲是真的生病了。

    “咳咳咳,你……你是谁???”炕上的老人抬头看着我问道。

    “啊,我是杨安朋友,老奶奶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了???”我连忙走到杨安的母亲身边回答道。

    “好多了,好多了……安子是不是在外面闯什么祸了?那天我听电视好像听到他的名字了……”杨安的母亲喘着粗气十分担心的冲着我问道。

    “没……没什么事,他在外面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安子他不坏,他就是爱玩,我知道的……”老母亲听见我说杨安没事以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笑的很开心,但是在我眼里这个笑容却是那样的刺眼。

    “杨安最近挺忙的,可能很长时间不能回来看您了……”说着说着我感觉自己的眼圈好像红了。

    “不回来没事的,忙点好,忙点好……”老母亲摆了摆手笑着说道。